【影展回顧】短波二:鄭文堂:「人生不能放棄拍攝的電影《送報伕》」

為什麼要拍攝《送報伕》呢?導演鄭文堂說:「我在大學的時候的讀過楊逵的作品。我覺得他是個很獨特的人。他被國民黨抓去關,出獄後,還是很積極的在面對他的人生,我記得那天他說了一句話:我是全世界稿費最貴的,才寫了不到一千字就關了12年。」

「我覺得這是人生絕對不能放棄的事,不管任何大的事都能拋掉,但這件事不行,所以就拍了這部片。」

Details

【影展回顧】導演座談會+下午茶派對映後座談

一部電影如何產生?如何從技術、創意思考到製作,到最後形成一部動人的故事。我們邀請三位導演向大家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,並邀請資深電影人王耿瑜擔任主持人,本場座談絕不藏私,讓大家一聽醒腦。其中,辛建宗導演說:「我做廣告認識很多導演幾乎都想要拍電影,可是一百個人裡可能只有一個會真正去拍。所以對於任何一個行動的人我認為都值得尊敬,無論成敗,光這件事情就已經很美好了。」

Details

【活動回顧】5/21開幕片《流氓燕》映後座談

本屆遊牧影展開幕片選映中國人權議題紀錄片《流氓燕》(Hooligan Sparrow),由於本片遭到中國官方封殺,巡迴超過30個國際影展之後,本次是首次在華語世界中與觀眾見面。除了導演本人出席映後QA,新疆籍中國民運人士 —吾爾開希、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 —楊憲宏先生也特別到場,與觀眾一起目睹這場令人不忍直視的人權抗爭現場。

Details

【活動回顧】5/22《離岸堤》映後座談

如果大家稍微有點了解的話,離岸堤其實一般海邊零散的堤防。功用是海水進來的時候,除了消波外,在海浪退去時可以防止沙子流回海裡,作用是可讓海灘被留下來,然後減少沙灘的流失,不過效果其實目前還沒有被證實有用。對我們來說小搖滾有點像是離岸堤這個東西,這些村裡的孩子,他們就像海沙一樣,希望他們未來可以留在自己的家鄉,可是目前他們到底能不能留在自己的家鄉,或是他們會流走之後又流回來,這是我們沒辦法預期的。

Details

【活動回顧】5/21《雪人-彭武熾》映後座談

實際上直覺的東西是非常棒的,不要學習別人,學習自己,我們要學習如何學習,不是去學習一些垃圾。我們的人生不是焚化爐也不是垃圾場,當我越突破要與不要、對與不對時,我感覺有很多事情要做。就像我站在這裡看到自己,越老越感覺到珍惜二字,但越要珍惜就越要深入,當你深入的時候,你會感覺到很謙卑。

Details

【活動回顧】5/22《虛擬時間漫遊者》映後座談

我以數位化的回憶為主題,是為了讓大家去質疑、去思考這個網際網路的世界改變著我們的生活。那麼,網路是怎麼改變我們呢?我們每天都會使用網路,但我們並不去質疑它的存在。在這個網路發達的時代,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死亡。我覺得大家依賴網際網路,實則上反映了對死亡的恐懼,因為大家害怕失去自我、害怕死亡,所以不斷地把照片、文字上傳,希望可以讓資訊永久保存。

Details

【活動回顧】《B級片:地下柏林》B-PANEL:關於音樂紀錄片的一場座談會(下半場)

遊牧影展與Club-Mate聯名合作B-Panel:關於音樂紀錄片的一場座談會,繼與主持人張鐵志、《B級片:地下柏林》電影主角Mark Reeder、導演Klaus Maeck與策展人David暢聊八零年代西柏林後,下半場,我們加入《Wacken傳奇》單元導演、《藝術戰爭》導演Marco Wilms,及《蚵仔寮漁村紀事》、《離岸堤》導演施合峰,從音樂電影的角度,帶大家進入電影製作實務。

Det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