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座談回顧】拍毒:紀錄片與管制藥物

為了拍攝《LSD一億滴》,我必須接觸永愛兄弟會(Brotherhood of Eternal Love)核心成員,但成員並不想對這段經歷多作描述,拒絕我的拍攝請求。於是,我試著從永愛兄弟會基層成員開始接觸,想辦法邀請他們訪談,剪成影片,再拿給核心成員過目,讓他們了解我不是那種抱著獵奇、八卦心態在看待他們的故事,我是真的希望這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能被大家看見,我甚至告訴他們,「這段基層成員的影片只是讓你們看呈現的感覺,要真正拍攝你們的故事時,這段片段我都可以捨棄。」花了很長的時間,我終於說服他們拍攝紀錄片,前後含剪輯完成共花了約十年的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