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展新聞

【映後回顧】《科技奇點》映後座談

我有一次從舊金山前往紐約的旅途中,我讀到一篇關於《心靈機器時代》(The Age of Spiritual Machines)的作者「雷蒙德·庫茲威爾」(Ray Kurzweil)的文章,他在書裡提到,未來有天,機器會發展到跟人類一樣可以思考。我立刻對這個概念感到著迷,對於生於1959年的我而言,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「數學跟科學將會解決人類所有的問題」,我見證了人類上月球的那天,愈來愈先進的醫療技術治好了許多的疾病,我深信不斷進步的科技能解決人類所有的難題,我也因此決定要以此為主題,製作一部紀錄片,就是《科技奇點》。

Details

【映前回顧】MV《緩飄公路》訪問

出席:導演蔡弦剛,樂團成員:黃于庭(Urayn魚雷)及呂浩華,策展人David

策展人David:這次是第二次投MV至城市遊牧影展,距離上一次投件是2015年(也是跟U.TA 合作,作品《Lost In Vegas》)。請問這次再投且跟再度U.TA合作有哪些感想?

導演蔡弦剛:其實都差不多,滿順利的啦!然後他們也沒有特別干涉我要怎麼拍。

策展人David:所以當初在發想這隻MV的時候是怎麼跟U.TA 溝通?

導演蔡弦剛:我把聽過歌後的感覺跟他們說,然後他們也覺得蠻適合的,MV的概念就成形了。

策展人David:MV裡面我們看到很多畫面跟歷史有關係的,那怎麼樣的一個想法?希望跟這首歌融合在一起?

導演蔡弦剛:大家可能會對照片上的人比較好奇。照片中的人物是一個政治受難者黃溫恭。比較特別的是,他在服刑並且槍決之前有留下五封遺書,但這些遺書一直被政府扣留著,沒有送到家屬那邊。一直到2008年的時候,才由外孫女張旖容女士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,並經由好幾年的努力終於回到家屬手上。 其他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,我要講的就是說這樣的記憶被塵封六十年,記憶如何被建構,又如何被封存,然後再被重新召喚出來。

策展人David:這是你這隻MV的畫面特別想要跟觀眾傳達的?

導演蔡弦剛:對。

策展人David:那我們再請問一下樂團這邊,這次跟蔡導演合作是第二次合作,有什麼樣的心得?

樂團: 其實蠻信任蔡導演對於畫面還有講故事的功力!《緩飆公路》本來就是一首比較沉重的歌曲,基於信任以及不干擾他任何的創作理念,所以全權的交給他處理。我們唯一有給予的幫助,就是演員在我們家換衣服,然後幫他們訂便當,以及出歌。拍出來的影像一開始也會覺得太沉重,怕大家會不會沒有辦法從畫面去理解他表達的意思,所以可能很需要被解釋。DSC_0352ok

Gary: 這次合作感覺滿好的,相當的舒服,因為我沒有做什麼事。尤其是比起2015那一次, 真的,輕鬆很多。我真的很希望可以繼續合作下去!

策展人David:今天謝謝三位,請大家多多支持U.TA跟蔡導演。

【映前回顧】《蛙》MV短訪

出席:導演 胡瑞財、 攝影 林眾甫、策展人David

導演 – 胡瑞財,出生於台南。
世新廣電研究所 – 藝術創作碩士 ( Master of Fine Arts )
近年累積多部MV、短片之導演作品,擅長科幻、奇幻之創作題材,作品視覺風格強烈。
喜歡胡思亂想,然後試著認真做。


David:MV裡有多少真的青蛙?

導演:其實在拍的前一天我都不知道會有真的青蛙,但後來覺得有青蛙蠻好的。要跟大家爆料,其實我的攝影師很怕青蛙,他沒有辦法很近的看青蛙,所以拍攝的時候都是他架好攝影機就離開。

David:哪裡找到MV中特別的、有顏色的青蛙?

導演+攝影:水族店找得到,後來我們很認真的照顧每一隻青蛙,有一隻還長得和拳頭一樣大,我們甚至把一隻蝌蚪養成青蛙。這部MV的內容是關於女孩,由於歌手音樂本身就是一種很怪的音樂,內容是在講青蛙,有點像詛咒,有點像呢喃,其實就是女孩子在愛情裡的佔有慾和壞心眼,有點像是愛情裡的埋葬和重生的意念。

今天對我而言意義很大,因為我們是獨立音樂品牌,有機會到遊牧影展在大銀幕播映很難得。我也鼓勵大家關注政府的補助案,因為資源有限,大家都是努力在爭取一些微薄的資源拍攝,希望大家能多follow一些政府的補助案,多拿一點政府的錢來做一些好玩的東西。

 

David:這隻MV有點迷幻,這是故意的嗎?

導演+攝影:這部MV他本身就很ㄎㄧㄤ。

David:這個影展也很ㄎㄧㄤ(眾人拍手叫好)

導演:一直在想說這個MV超閃的,可能觀眾看得會很累,但我是特別謝謝遊牧給我們這個機會讓大家看到。迷幻的部分在於這部MV有一些虛實之間,包含了歌手和女主角之間的關係,我希望可以詮釋為她們互相牽引著彼此的樣貌,互相詮釋彼此的內在與外在。這部MV看來是一個女孩的執著,但最後她走到一個遼闊的地方,女孩放下手中所有搜集來的青蛙,是一種遼闊感,迷幻中帶點正面的意念。

DSC_0027

David:你們現在有接下一個案子嗎?

導演:我們和派樂黛唱片合作,他們是一個很酷的音樂品牌,本身的音樂也很讚。我喜歡和他們創作的感覺,因為我們重視的是作品長什麼樣子,而不是觀眾希望看到什麼。我們可以做我們想要的東西。

 

我們近期也拿到文化部150萬的補助,可以與樂團合作拍一部短片。明年遊牧影展的競賽一定會認真投件,到時也會是原班人馬的團隊來呈現一個有意思的東西。

攝影:我和導演平常從事主流唱片維生,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沒有唱片公司壓力的東西,看到別人的好東西我都會滿興奮的,希望以後可以彼此多交流!

DSC_0063

 

【座談回顧】VR工作坊 VR Workshop

邀請台灣在地影像製作公司「太極影音」帶來VR(虛擬實境)的實用講解,由第一線技術人員分享當前的VR科技,帶你進入製作和後製流程,解說目前VR技術普遍應用方式和所面臨的挑戰,在工作坊中你不僅看得到VR在銀幕上效果呈現,更可以戴上專用眼鏡實際體驗,對VR技術有興趣的影像工作者和一般觀眾都能在此工作坊中收穫滿滿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VR是什麼?未來將如何發展?

VR為Virtual Reality縮寫,又稱虛擬技術。有人稱去年(2016)為VR元年,各大科技龍頭如Google, Facebook大力在開發大會上推崇VR,利用模擬人體的各種感受(眼耳鼻舌身)致力結合實體世界與虛擬世界的功能進入一個新的VR世界。不過目前各大廠主要在做的是眼睛看得到、與環境互動溝通這兩部分。

 

科技的發展飛快,從紙本地圖到Google Map的頻繁使用,也不過才這幾年光景,相信10年前出國,拿著紙本地圖是稀鬆平常的事,但現在大家幾乎都用Gooele Map了,Gooele Earth與VR結合也是一種趨勢,甚至在未來,藝術家可在虛擬空間中繪畫,展珇一種全新的藝術展現方式,新的business model於是誕生。

VR重視「體驗」的創造、沉浸式的體驗,把VR運用在影像上,有人擔心VR可能會謀殺電影,因為VR環境中,什麼都看得到,對說故事的人來說,變得沒辦法以「景框」告訴觀眾該注意什麼。於是,VR的重要課題:如何在VR的還境下,讓觀眾看你要他們看的地方?其實還是有一些方式可以解決的,利用人的感官天性,吸引人們的注意力是可行的。_MG_8689

 

一、聲音:3D 聲音可以在VR環境裡幫助觀眾知道聲音的方向(也可說是,注意力的方向)

二、動態:刻意製造動態,人們的視線會追蹤移動物,並且會注意較快的移物體

三、燈光:人不自覺會朝亮的地方看,以及相對亮度也會吸引視線

四、顏色:特別突出的顏色會吸引人的注意,如一片黑色人影中有一位紅衣小女孩,在單調顏色裡鮮豔的物體就會吸引注意

五、運鏡:當你在移動的狀態中時,人會自然地往前看

六、景深:人會自然會往深處、兩端看

七、動線:刻意製造引導動線

結論:有人說VR是最終的媒介,因為VR綜合所有媒介的精髓。

18581947_805321149644190_7611421771290148039_n

 

觀眾實際體驗VR時,有人問,我戴上眼罩跟耳機後,的確很像潛入深海裡,但跟我以為的「沉浸式」體驗還是有點不同,雖然我一移動,就可以看到畫面跟著動,世界是360度的;但這比較像是坐入天文館的圓形劇場中,並沒有真正那麼「虛擬實境」。

答:還有更新的VR技術在發展,而且我想發展的速度會越來越快,在未來,VR可能是隱形眼鏡,人們甚至可能透過貼膚晶片或什麼新發明,藉此產生「感覺」,也就是你在海底,你可以感覺到你全身濕了,甚至洋流的流向等。

_MG_8701

【座談回顧】科技論壇:台灣電競

在中國、韓國等許多國家,電競都是一項非常龐大的新興產業,在台灣,電競是個不可逆、可發展,同時又有一點優勢的產業。座談從台灣與國外電競發展、電競如何形成產業鍊、電競與教育、《電競不GG》的拍攝等層面討論。

Details

【座談回顧】開幕片《地下布魯克林》5/11映後座談

出席:策展人David Frazier、《再見地下布魯克林》導演Matt Conboy、製片Amanda Schultz、TV On The Radio吉他手Kype Malone

文字:劉怡孜 ∕ 攝影:洪子怡

David:今年以再見地下布魯克林作為開幕片,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。對我來說,這部電影並不是一部很偉大的電影,也不是大影展中必須放映的電影,但我被這部電影感動,覺得非放不可。我1995年來到台灣,有八年的時間住在師大路,我是地下社會的常客,那裡也是我認識很多樂團和朋友的地方,地下社會對台灣是非常重要的。

這次是個很棒的機會把Death by Audio和地下社會做一個連結,這也是我們影展的立場。遊牧影展有12年都在倉庫播電影,後來我們走進戲院播片。我們不是一個文創的影展,我是一個文化的影展當我看到Death by Audio的DIY精神時,我相信重點是藝術,重點是音樂,重點是文化,做這些事情不會先問錢從哪裡來,我們影展也是這樣子。

大家有問題可以直接問Matte、Amanda和Kype Malone,Kype Malone搭了20個小時的飛機才剛剛抵達台北,感謝你的到來!

DSC_0682 (1)Matt:很難得的機會能夠來到台灣,我感到非常榮幸能參加這個影展。

Amanda:這部片拍攝的過程中充滿了愛、淚水與汗水,非常感謝大家來觀賞這部影片。

David:VICE要把Death by Audio趕出去的時候,他們沒有發起大規模的抵抗,倒是用非常正面的能量來辦一個很棒的活動。我想問的是,你們是專注於自己呈現的正面情緒,還是你們本來就有非常好的個性,才會有這樣的作法?

Matt:我們已經很幸運得擁有這個地方,所以我們想要呈現的是一種「慶祝」,而非嚴厲批評VICE的作法,這也不只是我們自己的個性,我們希望帶給觀眾們反思。

觀眾:像是在紐約之前的復活區或是肉品包裝區,其實都有發生過這樣子仕紳化的過程。所以我想請教導演,你們有沒有預見布魯克林或威廉斯堡這邊也會有這樣的情況?如果之後想要找一個地方,像之前一樣使那邊充滿生命力後,有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阻止同樣的事情再發生?

Kype:在90年代的舊金山及我的家鄉賓州,都已經出現很極端的仕紳化例子,這也就是人們為什麼這麼討厭資本主義,但是如果要找一個新的地方讓藝術家可以住在那邊生活,我認為應該是要跟當地的社區做整合,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住在廢棄的工廠,或是沒有水電的地方。

我現在還可以接受電影中威廉斯堡區仕紳化的程度,但我還是希望自己活得夠久,能夠看到整體經濟結構的轉變,讓藝術家能夠生活,同時也能創作。

觀眾:我很驚訝有這麼多的紀錄影像留下來,我想請問導演,是什麼時候決定要拍這部電影?是因為有重要事情要發生了才開始記錄嗎?還是本來就有隨時做紀錄呢?

Matt:電影一開始的20分鐘,那些是我們從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的。有時候是我拍,有時候是室友,還有一些朋友很大方地讓我們使用他們拍攝的影像。

Amanda::VICE和DBA(Death by Audio)溝通的方式非常不專業,當時我們為了要尊重藝術家社群而開始記錄,我知道這很重要,一開始我無法預期這會是個怎麼樣的影片,可能這只是個溫馨的家庭影片,也可能成為讓人興奮的影片,像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這樣,成為遊牧影展的開幕片(眾人鼓掌)。我覺得我們的劇組相當可愛,大家互相幫忙貢獻己力,進而創造出這部令人振奮的影片。DSC_0686

David:我有個非常簡短的問題,VICE有幫這部影片寫影評嗎?

Matt:沒有!(篤定)

觀眾:DBA是個非常有名的效果器公司,你們認識這麼多的樂團、樂手,這麼多音樂圈的人,你們怎麼沒有嘗試向VICE說:其實我們是很酷的地方,也是有影響力的。還是你們只是想向VICE證明:你們是混蛋?DSC_0715

Matt:我們也認識很多在VICE工作的人,一開始我們也是很尷尬,但VICE的態度就是完全的不在乎,所以我們就算想施加壓力也沒辦法。DSC_0696 (1)

Kype:我也認識很多在VICE工作的人,他們自認為自己是很有價值的媒體,不過我們對他們不予置評。VICE他們可以搬進威廉斯堡的大倉庫,主要是因為他們擁有雄厚的資金,但也可以說他們完全不在乎下一代獨立音樂的發展。

觀眾:請問那個倉庫一個月租多少錢?

Matt:1萬2千至1萬4千美金一個月。但我們有大概12個人在那邊,所以房租是大家一起分攤的。

【座談回顧】國際紀錄片,即將完成 International Docs In Process

二位目前旅居台灣的紀錄片工作者將分享即將完成的作品,一位是《塗鴉與革命》導演Marco Wilms;另一位是曾以《雙囍》獲遊牧影展首獎的Ella Raidel,並由獲2017柏林泰迪熊最佳紀錄片《日常對話》李嘉雯導演擔任主持人。座談談及各自跨國籌資金的經驗、前往異鄉拍片的挑戰及拍攝構思等。

Det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