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座談回顧】拍毒:紀錄片與管制藥物

為了拍攝《LSD一億滴》,我必須接觸永愛兄弟會(Brotherhood of Eternal Love)核心成員,但成員並不想對這段經歷多作描述,拒絕我的拍攝請求。於是,我試著從永愛兄弟會基層成員開始接觸,想辦法邀請他們訪談,剪成影片,再拿給核心成員過目,讓他們了解我不是那種抱著獵奇、八卦心態在看待他們的故事,我是真的希望這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能被大家看見,我甚至告訴他們,「這段基層成員的影片只是讓你們看呈現的感覺,要真正拍攝你們的故事時,這段片段我都可以捨棄。」花了很長的時間,我終於說服他們拍攝紀錄片,前後含剪輯完成共花了約十年的時間。

【映前導讀】《芭蕾壞男孩》映前座談,與談人:雲門舞集客席芭蕾教師林立川先生

5/12(五)20:00《芭蕾壞男孩》映前導讀嘉賓 林立川老師
創動舞劇場 Collision Motion Lab創辦人/藝術總監。
雲門2、舞蹈空間舞團芭蕾教師。
雲門舞集客席芭蕾教師。

今天在這邊,想跟大家簡單分享我的學舞心路歷程以及我的觀察。很多爸媽求好心切,把小孩送到國外,但要注意也得照顧他的心理層面。以我為例,在教室跳舞當然很開心,但離開教室人生只剩吃飯跟睡覺,其實是很空虛的,幸好我出國當時已經是青少年了,比較能對抗這種孤單。

要當芭蕾舞者,不在才華、條件,很多時候是情緒的克服與強大的內心心,2012年我第一次聽到《芭蕾壞男孩》主角Sergei Polunin,他很厲害,年紀輕輕就拿到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,但他之後面臨的心理壓力我想我可以理解,試想,他還是個孩子,父母不在身邊,全家為了成就他成為舞蹈明星四分五裂,Sergei Polunin年紀輕輕就得面對家庭分崩離析,他只天只能不斷面對嚴格的訓練,沒有生活,除了跳舞沒有其他事好做。

要成為頂尖的舞者,承受孤獨是難免的,日以繼夜的大量練習,你把全部投入在藝術,你也很容易想獲得別人讚許的眼光。但要記得不要太在意別人怎麼看你,不然容易迷失,Sergei Polunin曾迷失過,但我相信他走出來了。

18425377_1569597823058447_1852142823689170387_n

圖片來源:2012鈕扣計畫 排練花絮(攝影:林政億TeRRy LiN)

【映後回顧】《科技奇點》映後座談

我有一次從舊金山前往紐約的旅途中,我讀到一篇關於《心靈機器時代》(The Age of Spiritual Machines)的作者「雷蒙德·庫茲威爾」(Ray Kurzweil)的文章,他在書裡提到,未來有天,機器會發展到跟人類一樣可以思考。我立刻對這個概念感到著迷,對於生於1959年的我而言,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「數學跟科學將會解決人類所有的問題」,我見證了人類上月球的那天,愈來愈先進的醫療技術治好了許多的疾病,我深信不斷進步的科技能解決人類所有的難題,我也因此決定要以此為主題,製作一部紀錄片,就是《科技奇點》。

【映前回顧】MV《緩飄公路》訪問

出席:導演蔡弦剛,樂團成員:黃于庭(Urayn魚雷)及呂浩華,策展人David

策展人David:這次是第二次投MV至城市遊牧影展,距離上一次投件是2015年(也是跟U.TA 合作,作品《Lost In Vegas》)。請問這次再投且跟再度U.TA合作有哪些感想?

導演蔡弦剛:其實都差不多,滿順利的啦!然後他們也沒有特別干涉我要怎麼拍。

策展人David:所以當初在發想這隻MV的時候是怎麼跟U.TA 溝通?

導演蔡弦剛:我把聽過歌後的感覺跟他們說,然後他們也覺得蠻適合的,MV的概念就成形了。

策展人David:MV裡面我們看到很多畫面跟歷史有關係的,那怎麼樣的一個想法?希望跟這首歌融合在一起?

導演蔡弦剛:大家可能會對照片上的人比較好奇。照片中的人物是一個政治受難者黃溫恭。比較特別的是,他在服刑並且槍決之前有留下五封遺書,但這些遺書一直被政府扣留著,沒有送到家屬那邊。一直到2008年的時候,才由外孫女張旖容女士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,並經由好幾年的努力終於回到家屬手上。 其他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,我要講的就是說這樣的記憶被塵封六十年,記憶如何被建構,又如何被封存,然後再被重新召喚出來。

策展人David:這是你這隻MV的畫面特別想要跟觀眾傳達的?

導演蔡弦剛:對。

策展人David:那我們再請問一下樂團這邊,這次跟蔡導演合作是第二次合作,有什麼樣的心得?

樂團: 其實蠻信任蔡導演對於畫面還有講故事的功力!《緩飆公路》本來就是一首比較沉重的歌曲,基於信任以及不干擾他任何的創作理念,所以全權的交給他處理。我們唯一有給予的幫助,就是演員在我們家換衣服,然後幫他們訂便當,以及出歌。拍出來的影像一開始也會覺得太沉重,怕大家會不會沒有辦法從畫面去理解他表達的意思,所以可能很需要被解釋。DSC_0352ok

Gary: 這次合作感覺滿好的,相當的舒服,因為我沒有做什麼事。尤其是比起2015那一次, 真的,輕鬆很多。我真的很希望可以繼續合作下去!

策展人David:今天謝謝三位,請大家多多支持U.TA跟蔡導演。

【映前回顧】《蛙》MV短訪

出席:導演 胡瑞財、 攝影 林眾甫、策展人David

導演 – 胡瑞財,出生於台南。
世新廣電研究所 – 藝術創作碩士 ( Master of Fine Arts )
近年累積多部MV、短片之導演作品,擅長科幻、奇幻之創作題材,作品視覺風格強烈。
喜歡胡思亂想,然後試著認真做。


David:MV裡有多少真的青蛙?

導演:其實在拍的前一天我都不知道會有真的青蛙,但後來覺得有青蛙蠻好的。要跟大家爆料,其實我的攝影師很怕青蛙,他沒有辦法很近的看青蛙,所以拍攝的時候都是他架好攝影機就離開。

David:哪裡找到MV中特別的、有顏色的青蛙?

導演+攝影:水族店找得到,後來我們很認真的照顧每一隻青蛙,有一隻還長得和拳頭一樣大,我們甚至把一隻蝌蚪養成青蛙。這部MV的內容是關於女孩,由於歌手音樂本身就是一種很怪的音樂,內容是在講青蛙,有點像詛咒,有點像呢喃,其實就是女孩子在愛情裡的佔有慾和壞心眼,有點像是愛情裡的埋葬和重生的意念。

今天對我而言意義很大,因為我們是獨立音樂品牌,有機會到遊牧影展在大銀幕播映很難得。我也鼓勵大家關注政府的補助案,因為資源有限,大家都是努力在爭取一些微薄的資源拍攝,希望大家能多follow一些政府的補助案,多拿一點政府的錢來做一些好玩的東西。

 

David:這隻MV有點迷幻,這是故意的嗎?

導演+攝影:這部MV他本身就很ㄎㄧㄤ。

David:這個影展也很ㄎㄧㄤ(眾人拍手叫好)

導演:一直在想說這個MV超閃的,可能觀眾看得會很累,但我是特別謝謝遊牧給我們這個機會讓大家看到。迷幻的部分在於這部MV有一些虛實之間,包含了歌手和女主角之間的關係,我希望可以詮釋為她們互相牽引著彼此的樣貌,互相詮釋彼此的內在與外在。這部MV看來是一個女孩的執著,但最後她走到一個遼闊的地方,女孩放下手中所有搜集來的青蛙,是一種遼闊感,迷幻中帶點正面的意念。

DSC_0027

David:你們現在有接下一個案子嗎?

導演:我們和派樂黛唱片合作,他們是一個很酷的音樂品牌,本身的音樂也很讚。我喜歡和他們創作的感覺,因為我們重視的是作品長什麼樣子,而不是觀眾希望看到什麼。我們可以做我們想要的東西。

 

我們近期也拿到文化部150萬的補助,可以與樂團合作拍一部短片。明年遊牧影展的競賽一定會認真投件,到時也會是原班人馬的團隊來呈現一個有意思的東西。

攝影:我和導演平常從事主流唱片維生,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沒有唱片公司壓力的東西,看到別人的好東西我都會滿興奮的,希望以後可以彼此多交流!

DSC_0063